第十九章 河神喘氣

  看著我師傅的神情,我稍微思慮了會,說想知道。

  

  二虎也湊上來說了句:“我也想知道。”

  

  此時二虎的心思已經放松了很多,因為老爺子那邊的事情雖然還沒徹底解決,但至少可以保證,老爺子現在不會來找二虎的麻煩。我和二虎都期待著秦缺的回答。

  

  秦缺臉上卻還帶著淡淡的笑,隨后說:“該你們知道的時候,你們自然會知道。”

  

  秦缺這句話說了等于沒說,不過我和二虎也沒有深入的問下去。

  

  我們離開了高檔小區后,就朝著家里過去,到家的時候,時間差不多晚上十一二點的樣子,二虎和我們打了一聲招呼后,就回去了。

  

  我和我師傅秦缺往我住處去,路上,我問秦缺說:“師傅,你要找的這一味藥是什么藥?”

  

  秦缺對我說:“這一味藥當然是要去找咬傷老爺子那條大魚要了。”

  

  聽到秦缺這樣說,我立即脫口就說:“那是水鬼嗎?”

  

  秦缺嗯了聲說:“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張生,你說那天老爺子碰上的是慶典嗎?”

  

  我搖頭說,肯定不是,如果是的話,也犯不著咬傷老爺子。

  

  秦缺點了點頭,邁著步子往前走去,邊走邊說:“是啊!是河神舉行的慶典是不會咬傷人,但如果不是慶典,是相反的呢?”

  

  我聽到秦缺這話后,立即開口就問說:“師傅,你的話是什么意思?”

  

  秦缺忽然目光看著我說:“張生,你難道沒聽說過,七月魚肚白嗎?傳說中,河神這天都會到水面上透氣,河神來水面透氣,自然也會有水鬼陪同。”

  

  秦缺的這番話不說則已,一說驚人,我心里此時已經泛起了驚濤駭浪,畢竟河神一直是我們這些居住在黃河邊供奉的神仙,現在聽到河神主動咬人,怎么能不吃驚。

  

  我開口就說出了自己的心里的想法,等待著秦缺的繼續說下文。

  

  可是秦缺既沒有肯定我心里的想法,也沒有否定。而是繼續說:“河神上岸喘氣,本來就是一向很神秘的活動,就連你們這種居住在黃河邊的十幾二十年的人都不知道,但為什么這一次泄露了出去?”

  

  秦缺說的沒錯,我從小就在黃河邊長大,可是從來沒有聽過這茬事。

  

  而且就連我爺爺也從來沒有說過這回事。

  

  我思慮了會,說:“師傅,難道是有人故意把河神喘氣的事情,給泄露了出去嗎?”

  

  秦缺說著,有這種可能啊!

  

  我們說著話,很快就到了家門口,到了家里后,喬南禾就迎了上來,我叫了聲南禾,喬南禾也叫了聲我,隨后也叫了聲秦缺為師傅,秦缺聽了,也沒說什么,而是笑著說:“南禾,飯菜是不是已經做好了?”

  

  喬南禾說是,你們先進來,我去把飯菜給熱一下。

  

  我喊住了喬南,說我去。

  

  喬南禾說:“張生,不用,你去和師傅聊天,我來弄就好。”

  

  我們倆正說著,秦缺卻插話說:“你們小兩口,誰弄不是一樣,聽我的,張生去弄。正好我和南禾丫頭也有點事情要說。”

  

  我們聽秦缺這樣說,我也就進屋端著桌上的菜就到了院子里去熱。

  

  大概十五分鐘的樣子就把飯菜熱好,隨后進了屋,不過等進屋后,我看見喬南禾的面色變的有些不好看起來。

  

  我就好奇的問了句:“師傅你和南禾聊什么呢?”

  

  秦缺笑了幾聲說:“沒聊什么,就聊一些家常事情。”

  

  喬南禾也說是,隨后起身給我們盛飯,我因為下午后就沒吃,此時有點餓,就大口的吃了起來。

  

  秦缺還是沒吃飯,只喝了一杯酒,等喝完酒后,秦缺對我說:“張生,你還有五分鐘,五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