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黑夜,白晝。

白晝,黑夜……

萬蕾的世界,睜眼閉眼間,仿佛只剩下了這兩種顏色。

白色在她眼里并不意味著白天和光明,而是意味著醫生和護士的服裝,和那一大片雪白的床單和墻壁。

不知道過去了幾周。墻上的日歷,已經落了灰塵。而許久,她也不再去用筆勾勾畫畫。

好像,又一個星期三到了。

萬蕾不再如同平常那樣,期待第趴在窗前尋找著某個人的身影。

可能再也不用了。

她開始有些惱怒。但是,她心里清楚,倘若不壓抑住自己的情緒,很快,自己又會挨上一針。

只是,那種被拋棄的感覺,又回來了。

忽然,外面開始下雨了。望著窗外,樓下有舉著各種顏色的雨傘,以及蓋著各種各樣顏色的雨衣的人匆匆走過。

漸漸地,眼前的玻璃模糊了。萬蕾的喘息在玻璃面上呵出了一層模糊不清的氣體。如同她那雙黑色的眼眸所看到的世界一般,逐漸失了焦。

她的表情,從期待漸漸變得漠然。她的手逐漸從寬大的病號服里抽了出來,在這并不寒冷的午后,她卻如同身在冬季那般,雙手用力地摩挲著。

很快,雙手的手心被搓得通紅。

她不曾預料,在那些被各色雨衣遮蓋的人頭下,有一張曾經熟悉的面龐,正在逐漸地朝她靠近著。

數十里之外,雨依舊不急不緩地下著。賀東磊躺在病床上,昏昏沉沉地睡著。也許是止痛藥的藥效還沒過去,又或者是,腦子里裝了太多東西需要去思考,導致他身心俱疲。

他的眼皮不停地顫動著,眉頭緊促。即便是在睡夢中,也無法逃避那些不安。

無人知道,他正在夢中經歷著什么。

咚咚咚。

一陣輕微的敲門聲傳來,隨后醫生推門進來,發現熟睡的賀東磊,又輕輕關上門退了出去。

“他在睡覺。”醫生轉身對身后前來探望的郭曉蕊道。

“那我在這里等一下。”郭曉蕊朝里張望了一下,似乎略帶不甘。

“好,您請便,別打擾到別的病人休息就行。”說完,醫生轉身離開。

郭曉蕊有些不安地在病房前來回踱步,時不時地朝里張望,可賀東磊似乎依舊在沉睡。

不知過了多久,天色也暗了下來。雨似乎有越下越大的趨勢。

病房內,賀東磊伸了個懶腰,雙眼逐漸睜開,迷茫地望著天花板。

門外的郭曉蕊發現他醒了,迫不及待地推門進去,著實將賀東磊嚇了一跳。

“你干嘛?進來也不知道敲門嗎?”賀東磊本身對郭曉蕊便是心存芥蒂,此刻她做出如此沒禮貌的舉動,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