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的時候,沈婉是守著的,等搬完后這日頭都偏西了。想起還在家中的翎兒,和已經下學了的宋子凌,沈婉便連忙讓喬木去把寄放的馬車,趕過來,她們好趕緊回家。

喬木去趕馬車,沈婉他們則站在,一個茶樓的門外等她。

茶樓里 ,幾個穿著梅竹女學校服的小姐,身后跟著丫環,說說笑笑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梅竹女學的校服,是淡藍色的,前面繡著紅梅,后面繡著綠竹,很是素雅好看。因為這梅竹女學,是皇城最好的女學,所以,但凡是有人,見著穿著梅竹女學校服的女學生,大多都會多看上兩眼。

見不少人都在看她們,那幾個女學生,心中也很是得意。

“子玉這茶樓的馬蹄糕真好吃,咱們明日還來吧!”一個鬢上戴了朵,海棠絹花的女學生,看著有些心不在焉的宋子玉道。

這女學生名喚鄭秀麗,是工部一個六品官兒的嫡女。

“明日還吃什么茶點,子玉,你明日請我們去摘星樓吃酸羅卜老鴨湯吧!你不是說那個很好吃,你經常吃嗎也請我們去吃吃唄!”這次說話的女學生,長得有些圓潤,嘴角還長了一個黑痣。這女學生,名喚朱圓圓,她父親是個秀才,祖父不過是一個從七品的翰林院檢討。

宋子玉干笑著道:“晚上我都得回家吃飯,怕是不成?!?/p>

她如今還擔心手上的銀子,夠不夠付今日的茶點錢呢!這個朱圓圓又打起別的注意了。她東拼西湊,才湊出來五兩銀子,原本想著,就點三個茶點,叫上一壺茶,估摸著也就夠了??墒?,在她點了茶和茶點后,朱圓圓她們一人又點了一盤茶點,還又叫了一壺好茶,她手上的這五兩銀子怕是不夠了。

這個朱圓圓就是個貪吃的豬,還想讓她請她們去吃摘星樓,可真是想得美,去吃個摘星樓沒個三四十兩銀子怕是都下不來呢!

“那咱們休沐的時候去吃可好”她總聽旁人說,摘星樓的酸羅卜老鴨湯如何如何的好吃,一直想去嘗嘗呢!只是她祖父只是一個從七品的翰林檢討,一個月的俸銀,就只能勉強支撐家里,又沒有什么油水可以撈。她一月的月例,不過就五錢銀子,根本就吃不起摘星樓。

這宋子玉雖然是從鄉下出來的,但是人挺大方的,平日里戴的首飾也極為值錢,父親又是三品大將軍,聽她說二娘也是個極有錢,待她極好的,會給她不少銀子花。

所以,她要想吃摘星樓,也只有靠這大方的宋子玉了。

鄭秀麗拍著手道:“可以,后日咱們便不上課,不如就一起去吃摘星樓吧!”

宋子玉笑了笑道:“再說吧!”

“別再說??!咱們今日就定下來吧!”

“就是??!聽說摘星樓的生意特別好,咱們可得提前去占位置呢!”

“那我后日先去占位置,你們中午的時候就直接過來?!?/p>

“好,就這么定了?!?/p>

那幾個女學生,說著說著,便將摘星樓吃飯之行給定了下來,壓根沒留意到宋子玉的嘴角都在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