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莽認輸之后就被樓雨清解除了身上的寒勁,隨后被人給抬下場去,沒有過多久,下一位狂刀武館的選手就登上了擂臺,不過,這場戰斗并沒有持續多長時間,這位六段戰師就被樓雨清輕輕松松的擊敗,輕輕松松的將原本驚人的四連勝的戰績,提升到五連勝。不過,正當全場所有人都對七忠院的這個五連勝的戰績感到震驚的時候,一道身影走上了擂臺,這人身高八尺,手中提著一把足足又這一人來高的巨刃,看上去厚重無比,還散發著一種十分濃重的煞氣,一看就知道這把巨刃上沾染了不少鮮血,而這把巨刃的擁有者也釋放著相同的強大煞氣,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狂刀武館戰隊的隊長,也是狂刀武館年輕一輩最有潛力的弟子,有著‘狂刀’之稱的沈云!

“這家伙,就是狂刀沈云?果然人如其名,一股好強大的兇煞之氣,這家伙,肯定是殺過不少人......不行,清兒絕對不是他的對手。”看著走上擂臺的那一道魁梧的身影,蕭易寒自言自語的說道,眼神當中閃過深深的擔憂,雖然他的修為比起沈云來說要高出太多太多,但是單比這股殺人如麻的兇煞之氣來,蕭易寒卻是自愧不如。這樣兇煞之氣,想必是經歷了無數常人難以想象的生死搏斗才能夠顯現出來的,這樣的人,他們的戰斗力將會遠比他們看上去的更強,再加上沈云原本就是五段戰衛巔峰的強大實力,這樣的實力,至少不是樓雨清能夠戰勝的。

“嗯,雖然修為在這次東極域大比并非頂尖水平,但是他身上的那股兇煞之氣是做不了假的......樓雨清,還真的不是他的對手,別說是樓雨清,在我們今天所派出的戰隊名單當中,一對一恐怕只有牧鐵云能夠戰勝他,不過還好的是,多謝葉朝梟和樓雨清的牽制,我們已經解決了對方五位對手,這樣的優勢使得我們可以用車輪戰的戰術對付沈云,沈云若是被擊敗,他們剩下的那最后一位八段戰師也沒有了任何的威脅,我們就必然能夠獲得勝利。”

凌霄志也皺了皺眉頭,不緊不慢的說道,這沈云的實力比起他想象的要強一些,不過,還沒有抵達完全打不過的地步,只要使用消耗的戰法,還是有很大可能獲勝的。說道這里,凌霄志瞥了一眼旁邊的蕭易寒,看著他那將擔憂兩個字寫在臉上的表情,嘆了口氣,對著蕭易寒說道:

“得了吧你,樓雨清她是有分寸的,自然知道自己應該堅持到什么時候,這點事情還用不著你來擔心,有著擔心的閑工夫還不如多多穩固一下自己的實力......等待淘汰賽的時候,還是要靠你啊。”

此時此刻,擂臺上——

“比賽開始!”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