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這么快。再等幾日看看。”

“可看他們的樣子似乎都沒事啊。”

“皇上啊,這血脈嫁接的排異性誰都無法預料,需過些時日才看得出來,前段時間,有幾只嫁接成功的妖獸,突然都全身血管破裂而死了!這嫁接人的,更是要小心了!”

“父皇,如果嫁接的順利,孩兒愿先試試!”

“宏兒,朕知道你的修煉天賦不如其他人,但這種事切不可輕易嘗試。”

“能為父皇分憂是孩兒應該做的!”

東皇國主很是欣慰地點了點,旋即道:“大師,若是需要更多人做試驗,盡可隨便用,除了那些擁有強大玄奇體質的人。”

“那老夫日后就不客氣了。不得不說皇上你可謂是煞費苦心啊,竟然將這皇寢的地宮連接關押重犯的大牢!”

“哈哈哈,讓大師見笑了,朕不過是廢物利用罷了。”

一旁的東皇宏則是在仔細觀察著剛被血脈嫁接完成的二人。

心頭不免暗道:“若是真的能成功嫁接無上玄奇的血脈與特殊體質,那天驕榜之位必也會有我的一席之地!呵呵,父皇,我早知自己不可能被立為太子,但未來我可不想去步六皇叔的后塵!”

不錯,東皇宏雖貴為大皇子,但以后縱有奪帝之心,可深知其中的殘酷。自己一不是才華絕頂之人,又不是擁有驚艷天賦之人。為了日后能有一搏之力,他只得想辦法另辟蹊徑!

東皇國主吩咐了下屬一些事情,繼而道:“那大師你們先忙,宏兒我們回去吧。”

“是,父皇。”

“……”

沈鴻飛告別了葉羽仙,回到了自己的府邸。

“管家,最近書院建設得如何?招攬了多少人?”

“回將軍,書院大體建設快竣工了,招攬人之事一直是由方浩初方秀才來搞的,具體小的也不是很知曉。”

“那些戰場烈士的遺孤和家屬都派人通知了嗎?”

“還在辦,小的還在辦。”

“等他們過來了,就先安置在書院周邊,不愿來也不用強求。哦,對了,記得拿著我的信物去辦理好手續。然后貼出告示,書院接收一切讀不起書之人,但要有明文規定,不可胡亂收人,惹來不必要的麻煩。至于正式招生,等圣宮下批文了再說。”

“明白。”

沈鴻飛本來想著安心看幾日書,但轉念想了想,還是需要看看那方浩初到底招來些什么樣的人。

換上了一身青色儒服,便來到安置地點。

還未走近,就聽到了院內傳來的喧吵聲。

“我說方兄啊,我們來你這等了快有一個月了,你原先說那鼎文大將軍雇我們當夫子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