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鴻飛一開始是拒絕的,但一聽居然和東皇國有關,那么說什么也要管上一管了!

“洛姑娘,秦兄,你們應該知道我現在所處的位置。很多事都不能肆意胡來。”

秦元釗連忙道:“洪兄,其實我們也沒抱什么希望,但讓洛姑娘去求其它人,勢必會讓洛姑娘以整個魅族為籌碼。我也是沒找到什么可行的辦法才來詢問你的!”

“洛姑娘你覺得你的哥哥最有可能被關押在何處?”

“被抓去之人應該與一般囚犯無異,極有可能會關在大牢里。”

“那這么說來,洪兄是愿意出手相助了!”秦元釗驚異的叫道。

“秦兄,我可以試著去打探一二,具體情況還需等查清楚再說。”

沈鴻飛忽而問道:“洛姑娘,不知你和那胡馬國小公主的夫婿是什么關系?”

“額?這。”洛鳳仙有點被問愣了。

“呵呵,洛姑娘不必驚訝。只是前兩年我去過胡馬國。恰巧碰到過胡馬的小公主和那位魅族駙馬。”

洛鳳仙不自然地笑了笑道:“不瞞洪將軍,你口中的那位魅族駙馬正是我弟弟。也就是我魅影國的四王子。”

“哦,我猜應該也是了。洛姑娘,我知道你哥哥對你魅族的重要性,但你與我似乎并無什么過硬的交情,單憑你口頭的承諾實在難讓人信服。能不能救出人是一回事,夠不夠誠意卻是另一回事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秦元釗見狀趕忙道:“洪兄,你就看在我面子上幫洛姑娘一次吧。”

“秦兄,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問題。這個忙我會盡力幫幫看,但你們應該也知道其中的困難性與未知性。而就憑洛姑娘輕描淡寫說兩句口頭承諾,那我還是建議你們去找別人吧。”

洛鳳仙道:“洪將軍,你愿意出手相助,已是莫大的榮幸了,但不知你需要我拿出什么樣的誠意呢?”

沈鴻飛沉吟了片刻道:“做你們魅影國的大恩人我倒是不感興趣,不過,如果我能救出人的話,我要胡馬國。那所謂天穆密藏的藏寶地圖。我知道你肯定有辦法搞來。如何?”

“他怎會如此肯定我能弄到藏寶圖?莫非?”

洛鳳仙暗驚,心頭感到眼前的洪將軍越發深不可測起來。

“如何?”

“可以。”

沈鴻飛見她答應,又道:“當然了,如果人救不出來,就當我沒說好了。可如果人救出來了的話,那么探寶一事可以慢慢談。”

“好,這個沒有沒問題!”

“好,此事就這么說定了,洛姑娘,等晚飯之時,我請你和秦兄去伏月最有名的酒樓,邀月樓吃飯,到時我們慢慢聊。”

秦元釗道:“洪兄你現在有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