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終于有了主心骨,也明白將來的道路要怎么走,不再是摸著石頭過河,或者擔心自己不能一呼百應。

人都有一種從眾的心理,包括圣王境強者也不例外。

鬼族的圣王不敢單槍匹馬出來公然對抗冥族,但不代表若有一支正在抗衡冥族的力量,他們不敢加入進去。

眾人拾柴火焰高的道理,大家都懂,但沒有火焰,再多的人拾柴也是空談。

而綠魔就是那一團火焰,點燃柴火的那一團希望之火!

“刷刷刷刷刷!”

就在這個時候,鬼族圣王的隊伍又是激增,七道黑影疾馳而來,其中不乏鬼族一脈德高望重的活化石,全都站立在了冥王的對立面,與疾風等人并肩而行。

這個時候,鬼族圣王的隊伍已經多達十二人,與夏蓋世的二十名圣王對比起來,雖然還是差上一線,但也不會顯得勢單力薄了。

烏恒看到此處,亦有些驚訝,想不到綠魔私底下居然召集了一股這么龐大的鬼族圣王隊伍。

當然,更多是驚訝鬼族居然能夠擁有這么多的圣王,足足十二人,這放在千大域,是一股足矣毀天滅地的力量啊!

難以想象在地獄界這種仙力稀薄,環境惡劣的放逐之地,鬼族亦能培育出如此多圣王來。

或許真應了物極必反那一句話。

溫室里造就的是朵,冷風一吹就折了,但路邊的野草,卻是春風吹又生!

戰斗才是最好的修行。

當冥王看見一些鬼族的活化石出現在場時,頓時怒不可遏,滿臉陰沉的震喝道:“你們!你們都要造反了不成!”

一名拄著拐杖,風燭殘年的鬼族老者自疾風身旁走出,步履蹣跚,渾身顫顫巍巍,但開口之間,卻是氣沉山河,極有威勢,渾濁的眸子直瞪向地獄之主道:“冥王,是你撕毀了禁條,率先動用怨靈盒,那是鬼族最后的底線,而你們卻不愿意遵守。”

聽到又是怨靈盒這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冥王氣得天靈蓋直冒青煙,要不是三頭鬼君已經戰死,他恨不得立刻把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蠢貨給挫骨揚灰了。

冥王忽然出拳,與綠魔又是對拼了一擊,同時低沉著聲音道:“怨靈盒之事,不過是個意外,相信幾位鬼族長老也看得清楚其中門道,那只是三頭鬼族個人的行為,代表了不冥族,更何況他三頭鬼君本身就是個鬼族修士,要說撕毀條約的,那得是你們鬼族修士吧?”

此言一出,幾位鬼族長老都是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更是感到一陣悲哀,三頭鬼君對于冥王是如何的忠心耿耿,為了替冥族奪回地獄之門,更是不惜把自己的生命獻祭給了鬼王印。

但現在了,換來的只是冥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