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安坐在湖旁,身前,一張符咒正在緩慢地燃燒。

身后草葉沙沙作響,有個人,來到了他的身后。

“事情我都知道了,您真的很了不起,竟然逃出了漢興城的局。”來者輕聲說,“只不過,之后的事情,可能要更麻煩一點。”

黃安苦笑一聲:“我也沒辦法啊,當時的情況,只能絕對我走一步是一步。”

“宋碧余先生回去了,路上遇見了我,他說,你把他坑慘了,所以,他那些草藥就不給你了,但他還是好心地提醒你一句,你動用未來的力量,強行使用鉛汞寶術,鉛汞的毒性已經侵蝕了你的身體,若無根治,那勢必短命。”來者說。

黃安扭臉:“霍老神仙,您就別拿我開涮了,您有什么寶藥,麻溜的,拿出來吧。”

“這個真沒有!”來人正是升云山的老修士,他對黃安,搖頭晃腦,“等等吧,等東都的事情結束之后,我一并給你救治。”

“那就先欠著吧。”黃安唉聲嘆氣。

“這怎么就成欠的了?”霍修士無奈,“也罷,不過,事情都結束了,你為何叫我過來?”

黃安瞧著大湖,道:“雖然事情也算有個結局,但,為了這個結局,我也得有個交代。”

洞玄天地之中,黃安從遙遠的時空里睜開了眼睛,一個踉蹌。

“該死的狗剩,把我的哪段經歷替換過來了?”黃安郁悶,“他喵的,差點死在那里!”

“那么,你看見了什么呢?”有人在黃安身側說話。

黃安扭頭:“哎呦媽呀,你還活著呢!”

“你應該看得出來,我現在和死了也差不多了。”韓穹依坐在瓦礫堆里,溫和地說,就好像,他倆第一次見面時那樣。

黃安環視四周,整個巨大的金窟總算變成了自己上次見到的那個破窯洞般的樣子。

看來,未來的自己還是很能打的嘛...黃安又回想起了自己之前看見的情景,在方才的一瞬間,他來到了一個黑暗的世界里,這里只有連綿的群山,矮矮的,綿延到天與地的盡頭,沒有日月之光,也沒有群星閃爍,在一片寂寥無聲中,只有極遙遠的天邊泛著一種離奇的大赤色的光輝,似乎是火焰在燒,有好些是將地脈里亙古長燃的熔巖取了最亮的一抹色,胡亂涂在了天穹上。

在更加遙遠的地方,還傳來了離奇的轟鳴,似乎有什么東西在運動,那東西是那么的巨大,以至于碾碎了山脈。

黃安看見,自己就坐在一座小山上,有風從他臉上吹過,很冷。

他不知道這是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該干什么,就靜坐了一會,然后回來了。

“如果真要說去了哪里...大概是光照之外的土地吧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