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黃安的話語還在自己的嘴里,他甚至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么,那雷電已經到了他的眉毛前。

轟地一聲巨響!雷光閃耀,虛空震蕩,可那電閃雷鳴中竟然傳出了誦經的聲音!

“我曾聞!”

“垂眉似菩提,嗔目為金剛!眾人既癡愚,我作當頭棒!”

一聲即一字,一字即一金符,一金符又散做花雨漫天,但見天上地下,一片金光閃爍,到處飛花落英,彼此交錯在一起,那巨大的驚雷竟然生生地被擋在了金花符雨之外。

“環翠山的老神仙!”有人大叫道。

“是老神仙!”又有人高呼,于是眾人再次歡喜起來:“老神仙下山斬妖除魔來了!”

“葉晨...”震澤之主冷淡地說,“我記得,我好像問過你,你說你不管漢興城的事情啊?”

“我只問一句...你這一手下去,要死多少人?”老禪師平靜地問。

“我也問一句,你踩死過多少螞蟻你能記得住嗎?”震澤之主反問。

“人和蟻還是不同的。”老禪師搖頭。

“在修士眼里,都是一樣的。”震澤之主如此說。

“不,不一樣。”老禪師無比肯定道,“我們...都是智慧種啊,僅此一點,就和螻蟻不同,哪怕我們脆弱如螻蟻,也和螻蟻不同。”

“無聊的觀點...”震澤之主冷哼,“三招殺了你——”

天色逐漸暗淡下來,黃安算了算時間:“快晚上了啊,我說老頭,你什么時候過來的?”

“其實我的確沒打算出手。”老禪師說,“所以,我一直跟在你的身后沒有出手,我在你到西市的時候就已經過來了...是唐...不,是那個用劍的女孩叫我來的。”

黃安想了想:“抱歉,把你也卷了進來。”

老頭搖搖頭:“一方面,為漢興城的萬民...他們這樣搞下去,漢興城的萬民的確要遭殃,另一方面...”

老禪師咧嘴笑了笑:“能和我一本正經地討論夢的人不多。”

“說夠了吧?”震澤之主在一旁冷冷地說。

老頭轉過臉來看著震澤之主:“漢興城的人喜歡叫我老神仙,可我從來沒給他們做過什么...罷了,今天就衛道一次,除魔一回吧。”

說罷,老禪師轉臉看向黃安:“我只能拖住他三炷香的時間...而且,他方才一擊擊潰了你手下的五位妖修和漢興城的兩位修士,現在,除了他...漢興城里的邪道修士還有四個人,你得小心。”

話音未落,四個白發老頭降落在地,他們一個個被打得鼻青臉腫,然而神態卻極度猙獰,一個個惡狠狠地看著漢興城的人潮,個個身上都是雷光閃耀的。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