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是你?”

感覺到身旁有人的花想流立馬將自己的腦袋從衣領里拔出來,就看見身旁高大偉岸的溫塵蘭正一臉溫柔的看著自己。

“你怎么在這?”

“我只不過是路過而已,恰巧下雨了就在此等雨停,你呢,為何在此?”

“哦,我也是路過,看到一個可憐人蹲在角落里就想上來看看有什么需要幫忙的。”

“好吧,我這個可憐人卻是需要幫忙。”

“那你說你要我怎么幫你?”

“把你的油紙傘借我,一會兒就給你。”

“好,不過我現在餓了,倒不如我們一起去吃飯吧,順便談一談你報恩的事。”

“你這人還真是……”

還沒等花想流說完,溫塵蘭就拉著花想流朝著大雨中走去。

只見溫塵蘭緊緊的將矮小的花想流護在了自己的身邊,沒有讓花想流的身體沾到一滴雨水。

“我說溫塵蘭你能不能把我放下,這樣我很不自在啊。”

此時的花想流不停的在溫塵蘭的懷里掙扎著,只因溫塵蘭實在是太過于熱心了,愣是將花想流給托離了地面,腳不沾地,帶著花想流走在傾盆大雨之中。

“沒事,你不用覺得不自在,很快就到了。”

溫塵蘭沒有放下花想流,依舊抓住花想流的衣帶,帶著花想流走過了積水的大街。

不一會兒溫塵蘭就帶著花想流走進了一家客棧,隨后當著小二的面將花想流給放在了干凈的地板上。

“我說你……”

看到店小二來到身旁,花想流很是別扭的看著抱著自己的溫塵蘭,隨即立馬轉身好掩飾自己的尷尬。

“二位客官里邊請。”

在店小二的招呼下,花想流和溫塵蘭走進了溫暖的客棧里。

“呀~小老頭還守著攤位呢,我得去看看。”

這時花想流突然想到司徒霸還一個人在外面淋雨,當即就要奪門而出。

“你回來,外面雨大,別凍著了,放心我已經安排你爹在附近的客棧休息,等雨停了,我帶你去找你爹。”

看著花想流焦急的模樣,溫塵蘭連忙用自己的身體攔住了花想流的去路。

“是嗎,那就謝謝你了,不過你既然早就安排好了,那方才我們相遇就不是偶然了,你是專程來找我的對吧。”

“對啊,找你算賬的。”

“呃?”

聽到溫塵蘭的回答,花想流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心想“這家伙果然斤斤計較。”

隨后花想流坐在桌子旁吃著滿滿一桌子的美味佳肴,這時換好干凈衣服的溫塵蘭從樓上走了下來。

只見一襲白衣的溫塵蘭披散著如墨的長發一概平日的剛毅,整個人看起來柔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