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三國主定定的看著江山,沉聲說道,“我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不說我也不強人所難。”

他說到了這里,頓了頓,語氣變得異常的凌厲了起來,“我只是想要知道,你與靈始祖可否有關聯?”

江山用手摸了摸下巴,很坦然的看著對面的黑山國主錢杜羅,回答道,“我與他們沒有任何關系。”

見江山如此的坦然,黑山國主便已經知道江山說的都是實言。

到了此等境界的存在,已經沒有必要做什么遮掩了,江山是沒有說出他的真實身份來,自然是有他不能說的道理,在這件事上,江山卻是沒有扯謊的必要。

所以,在黑山國主看來,江山說不是自然就是實情了。

錢杜羅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氣,這才開口說道,“如此那就最好不過了,我倒是可以跟你說些事情了。”

“國主但說無妨,說實話,我對靈始祖的遺部一事,也很好奇。”江山很直接的說道。

“好。”黑山國主微微一笑,隨后,他便轉目看向了那個被他給禁錮住的那名尊者。

江山會意,他沒有多言,直接揮劍抹殺了那人。

黑山國主定定的看著江山手中的滅道劍,他的眼中閃過了一抹驚駭之色,“你手中的這柄寶劍上怎么會有帝皇的怨氣?”

江山并沒有解釋此事,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黑山國主,開口說道,“我們還是找個安靜點的地方敘話才是。”

黑山國主說的沒有錯,這滅道劍上的確有帝皇的怨氣在。

“好。”黑山國主點頭答應了一聲。

不覺中,在他的聲音里面卻是已經多了些尊重。

這倒也不難理解,從江山不卑不亢的態度,還有他自身的氣度,更有他不可思議的成長速度,再加上這把可以抹殺尊者的寶劍,黑山國主已經能確定江山就是帝皇轉生。

王帝在尋常人的眼中,的確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但在帝皇的面前,王帝不過就是螻蟻而已。

在紅云世界中,就只有四位帝皇而已。

王帝之境的存在,出了十國國主之外,還有隱藏在暗處的。

如此一想,就由不得錢杜羅不生出一些尊敬了。

江山和錢杜羅尋了一處幽靜所在,在他們兩個人的面前是一條高大數百丈的瀑布,水花飛濺,在虛空中形成了朦朧水霧,水流落在譚底發出巨大的聲響。

他們兩個人尋了一塊大石,席地而坐。

錢杜羅定定的看著江山,一臉沉重的說道,“如今的紅云世界,就如云天時代破滅之時,岌岌可危。”

江山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聽著。

“不管是哪個世界,在發展到了一定的時候,負面能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