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奎族的大權,瞬間轉移到了王靜,李念還有張戈手中,這讓馬丁很是高興,如此一來,伊奎族就有機會修改律法,結束這長達百年的等級制度了。

受王靜重托,李念成為司法,也是李念始料未及的,李念依舊記得當日在獄中與馬丁的承諾,想通過變法來改變伊奎族的制度,建立一個公平的伊奎族。

李念是一個有責任心的人,既然身在其位,李念自然盡心盡責,由于新法未立,李念不得按照伊奎族現有律法處理案件,期間,使李念看到了伊奎族律法的諸多問題。

李念找到了馬丁,在馬丁的幫助下,兩人開始進行新法的編撰,這個新法是馬丁期待已久的,馬丁早就在腦海擬好了大綱,如今寫起來文不加點,倚馬可待。

兩人勾畫了新的伊奎族,沒有剝削,沒有壓迫的伊奎族,待新法完成之時,就是伊奎族重見光明之日。

王靜成為族長后,處理很多奇怪的事,其中查辦了凡若雪,以其妄圖聯絡裴勇篡位為由,將凡若雪降成了三等人,并且以族長之命,將自己嫁給了陸文。

族長之命不可違抗,縱然陸文不愿意,也只能照做!

結婚當天,王靜興高采烈,陸文一臉悲傷,而李念卻覺得這其中似乎有些問題。

曾經,李念支持王靜去追逐夢想,可如今,王靜的夢想實現時,李念卻不覺得開心,李念很猶豫,對王靜的做法也不是很滿意。

一次閑暇,李念想起了凡若雪,自從被王靜降為三等人后,李念還沒有去看過她。

三等人是享受不了大宅院的,凡若雪的新家和曾經王靜的住處差不多,甚至還不如王靜。

李念見到凡若雪時,差一點認不出來,粗布爛衫,灰頭土臉,面黃肌瘦,這讓人怎么也不敢相信,這就是那日木型大會上,猶如天仙下凡的凡若雪。

凡若雪看到李念,雙目含淚道:“恩人,你來了!”

李念微微點了點頭問:“最近還好嗎?”

凡若雪怕李念嫌棄,擦了擦自己的床鋪,這是屋里唯一能坐的地方了。

“還好,只是這里簡陋了些,招待不周。”凡若雪便擦床鋪便回應道。

床鋪擦好后,李念坐下,凡若雪略顯拘謹的坐于一旁,雖然環境簡陋,但是凡若雪依舊保留著一等人的待客之禮。

這一坐,讓李念想起了那日是坐轎進入的凡若雪府上,府中繁華,人員興旺,李念記憶尤新,可眼下,門前冷落,凡若雪孤苦無依。

李念不僅感嘆世態炎涼,說道:“沒想到這么短的時間,發生了這么多事,我本以為我清了罪責,就可以離開,沒想到卷入到這么多事當中。”

凡若雪看著李念說: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