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知道商裕的心思的,不過最近卻也分辨不出商裕的心思了。

“你們來了。”商裕看不見,聽力也在退化,但是能夠找到他的人也不過那么幾個,在外人眼中商裕依舊由尹千章替自己威風八面的活著,只有少數幾人才知道真正的商裕早已經變成了現在這幅半死不活的樣子。

“公子,你要嚇死我們了。”鄭詢元沒辦法,見商裕沒有要起身的意思只得把自己的外衫脫了下來蓋在商裕身上,“公子我們還是快點離開這里吧,這里靠近水,潮濕陰冷對身體不好。”

“是啊。”一邊的水其也勸道,“阿玉,我們知道你是思念懿貴妃,懿貴妃應該很快就要回來了。”

水其如今對商裕自然是死心塌地,專心的效忠商裕,畢竟商裕給了他信任,也讓水其的本事有用武之地,況且一路走來商裕也的確沒有虧待他們,反而對他們關照有加,更是不曾因為自己的身份而對他們有任何的瞧不起。

見商裕不說話,鄭詢元便覺得心中難過,這些日子他是一直陪在商裕身邊的,商裕若是清醒,每日必然要問幾遍程嬌娥可否回來了,后來便是不清醒的時候才問,清醒的時候商裕只會無知無覺的躺在床上,那模樣讓鄭詢元看了也是難過的。

“公子。”鄭詢元沒了辦法,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水其你讓兵士們散了吧,公子若是不起身,那我便在此地陪著他。”

水其哭笑不得,但也只能如此,等到把兵士疏散之后,水其便也一屁股坐在鄭詢元身邊,“恰好今日休沐,阿玉若是不起身,那我也不起身。”

商裕皺眉被兩人弄得有些無奈,話語輕輕的傳入耳中,商裕嘆了口氣,“罷了,我只是想尋個清凈之地,你們若在此,便也算不得清凈了,走吧。”

見商裕要起身,兩人連忙伸手去扶,商裕的身子格外瘦削,此時也只是勉力支撐,水其是知曉商裕受傷的緣故的,鄭詢元亦是知曉,奈何鄭詢元和程嬌娥之間有更深的交情,可水其和程嬌娥不過是數面之緣。

縱然燕回說話難聽,可水其也覺得商裕為了程嬌娥付出太多了,若是正常的君王,有人做出這樣殘害君王之事,必然是要被滿門抄斬的,可是商裕居然連罪魁禍首程胥也原諒了,水其對此一直耿耿于懷,奈何商裕不提也無人敢提。

見鄭詢元出去張羅今日商裕的午膳,水其才皺眉看著躺在床上的商裕,“阿玉,雖然你我身份天差地別,但是既然結拜作為你的兄長我亦是有幾句話想要提醒你。”

商裕笑了笑,“兄長請講,不必如此嚴肅,你我的身份也從來不是問題,既然商裕認你做大哥,你便是我的結拜大哥,這件事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