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三妻四妾的取著,一旦登上了那個位置,更是后宮佳麗三千。

她要做那個國母嗎,問著心里都不愿意答應。

那是多少的委屈撐起來的,還要顧著光鮮亮麗的身份,然后故作坦然中,看著丈夫去寵幸一個個女子,還得熱情的說著同為姐妹。

之后黑著心腸在悄悄的去勾心斗角,還不如現在做出個選擇。

不然女子善嫉遭鄙視,國母也沒了光鮮亮麗,等待的還是冷宮。

宋華晨自小就飽讀詩書,看的可不是大鸞的一畝三分地,他放眼各國歷朝歷代,早就明白女人的那些苦。

如今自己有選擇,何必放棄更好的。

“金玉稟,你還知道憐兒是你的女兒,可是她生下來,你看過他幾次?”

“本王是疼愛女兒的。”金玉稟有的時候很能隱忍,就比如說現在這個尷尬的境地。

“疼女兒,那你為什么不給她最好的?”宋華晨說完,轉身就走。

“你真的不方便了,你會后悔的。”金玉稟提醒著對方。

“等著女兒做了國主,自然會放你出來。”

宋華晨說著,這回真的頭也不回的走了。

金玉稟真的沒有想到,沖著她身邊的人喊著,“難道你們也不把本王放在眼里?”

那些人只是頭低的更低。

“王爺,何必為難他呢?能坐得主的走了,你只會獻他們與不義。”

金玉稟陰冷的回眸,要發脾氣的時候注意著監牢,想著自己吩咐事情時的沖動,如果沒把這里的人放出去,是不是藏匿自己也有了更好的地方?

然而世上的所有事情都是,你做了什么都有承受代價。

金玉稟想要逼宮,結果為自己埋下了禍根。

伍蝶死的時候,也是為她的癡心妄想付出了代價。

現在宋華晨也變得膨脹,看著大月宮的一草一木,都極盡人間奢華,整個宮殿瓊樓玉宇,由于是女王當政多柔美少威嚴,可依舊是霸氣側漏。

她看著歡喜著,如果自己的女兒站在白玉階上,人生何等的炫耀。

有著這樣想法的她還不知道,有些東西是炙熱的,他擁有著更加匹配的人,如果有人癡心妄想,最終的結果就是不得善終。

綠袖今天看見了好多不得善終的人,雖然這些人也有敵軍里的人,但是作為御醫她有對生命的敬畏,沒有對錯的區分。

兩人快馬加鞭,藝高人膽大的進了山,在兩句火把的照耀下,看著橫七豎八的尸體,讓人驟然感覺到生命的流逝。

綠袖舉著火把仔細的往前趕著,實際上在仔細的看著什么。可能是天生出于醫者的職責,她居然隱約聽到了呻吟聲。

“小六你有沒有聽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