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最重要的還是心

  葉寒冷冷一笑,不屑的看著:“妻子?蘇洛晴,我看你是忘了我為什么會娶你了吧,騙婚的事情我還沒有跟你算賬呢。”

  蘇洛晴聽到騙婚兩個字臉色更加的難看,但是到底沒有反駁,而是低聲下氣的哀求:“葉寒,我知道我不該騙你,可是求求你救救蘇氏,我爸爸他已經因為蘇氏病倒了……”蘇洛晴說到這兒聲音微微有些哽咽,腦海中全是今天蘇志文躺在病床上的樣子,那是她的父親啊,她怎么能看著她的父親因為蘇氏而病倒還無動于衷。

  看著蘇洛晴光著身子低聲下氣的樣子葉寒心里的火消了大半,彎下腰撿起地上的衣服上前給她穿上這才用意味不明的語氣說道:“你記住,不是什么都可以用身體得到的,最重要的還是心。”

  葉寒雖然不喜歡蘇洛晴,不過這個時候他還是打算幫她一把,所以語氣里也是暗藏玄機,可是蘇洛晴這會兒哪里有心思分析他的話啊。

  “多謝。”蘇洛晴順著他的手穿上衣服冷硬的給他道謝,她現在被葉寒給這樣羞辱了一頓,實在是做不出溫柔的樣子。

  葉寒聽著她的語氣雖然多有不悅但是還是重新坐回了沙發上:“行了,下去吧,看你這個樣子估計誰也沒胃口。”

  “葉寒,我一定會靠著我自己救回蘇氏的。”蘇洛晴穿好自己的衣服,將淚水逼回眼底,一雙眸子就那樣靜靜的看著他,柔弱中帶了堅強和決絕,雖然葉寒的舉動真的羞辱了她,不過卻也讓她更加堅定的知道她只能靠自己才能救蘇氏。

  葉寒挑眉一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將蘇洛晴的話聽進去:“我等著你自己救蘇氏。”這個女人總算是真的堅決了一回了,沒有讓他真正的看不起她。

  “葉寒,沒有你的幫助我蘇洛晴也一定可以救蘇氏。”蘇洛晴說著,看著葉寒神色冷淡的樣子加了一句,“這是我蘇洛晴最后一次求你,以后我絕對不會求你了。”

  葉寒冷眼看著她,似乎覺得蘇洛晴說的這個就是一個笑話一樣,在他看來蘇氏現在的情況就靠她自己一個人想救回來根本就是癡人說夢。

  蘇洛晴看著葉寒這個眼神咬緊了唇良久才道:“葉寒你別看不起人,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才走救回蘇氏的本事的,你也最好別像上次一樣陷害我。”說著蘇洛晴又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兒,身上似乎也開始隱隱作痛了起來。

  蘇洛晴看著葉寒皺眉的樣子轉過身離開了葉寒的房間不再普管他,她的衣衫已經凌亂了,背影卻挺得直直的,似乎在保持自己最后的驕傲一樣。

  葉寒看著她的背影出了房門這才回過頭來,低低的吐出一句:“愚蠢!”

  蘇洛晴出了葉寒的房間便回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間,看著落地鏡里狼狽不堪的自己,她脫下衣服更加仔細的看著自己身上淡淡的傷疤淚水無聲的自臉頰滑落,這些傷口就是葉寒為了羞辱她的結果。

  以前母親父母寵愛,她的一身肌膚更是白皙嫩滑讓蘇然都羨慕,可是現在她的身上卻留下了一身的傷痕,這些傷痕將永遠的留在她的身上,提醒著她葉寒是怎么對待她的。

  她之前一直以為就算是葉寒喜歡的人是蘇然不會喜歡她,可她到底是他的妻子,對她就算不會好,但也絕對不會太過絕情了,直到那天晚上,她的身上留下了這一身的傷疤她才清醒過來。

  葉寒那樣的人對于自己不喜歡的人怎么可能好,她的這一聲傷痕可不就是赤裸裸的證明嗎,蘇洛晴閉上雙眼,腦海中閃過剛才葉寒嫌棄和不屑的眼神,最后停留在他最后說的,不是什么都可以用身體得到的,最重要的是心。

  她擦了擦自己臉上的淚水,撿起地上的衣服穿好這才細細的思考著葉寒的這句話,剛才她在葉寒那兒的時候因為受了葉寒的刺激所以并沒有多想這句話只為這是羞辱她的話。

  現在再想想葉寒若是真的想羞辱她,斷不會說出這句話來的,所以他一定是另有深意的,難道是在告訴她怎么救蘇氏?葉寒什么時候這么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