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看好戲?

  

第二天清晨,江瀾燈剛下樓就發現楚家的傭人看她的神色有些怪怪的——同情的有之,看好戲的有之,更有甚者露出了一副要看好戲的模樣。

  看好戲?

  自己沒做什么錯事吧?難道是因為腳還沒好,走路的姿勢有些奇怪的原因?

  很快江瀾燈就得出了答案。

  “喲,江小姐你醒啦。洗漱了沒有?快過來吃早餐。”這殷切的語氣,這樣熟悉的面孔不是喬胥還能有誰?

  “喬小姐早!”

  “不早了,這個點兒驛北剛鍛煉完了身體,馬上就要吃早餐了。”喬胥面上笑的璀璨無比,可心里卻直恨的牙癢癢。

  昨天的賽車比賽她不是不知道,往年都是她自己求著驛北去的。她想著,這么多年都是他們兩個一起出行賽車大賽,這一次阿北沒道理不帶自己一起去,就算是習慣使然也應該輪到自己不是嗎?

  昨天一大早她沒有等來楚驛北的邀請卻被語桐通知了說阿北帶著另外一個女人去了賽車場,還帶著那女人四處走動,像是介紹朋友給她認識一樣。她在電話里笑的張揚自信無比的和語桐說只是個上不了臺面的女人纏著阿北要他帶她去長點兒見識,剛好自己今天又有些事情要辦來不了,于是就讓那女人陪著阿北一起來了。掛了電話卻幾乎要將一整個梳理臺給砸了。

  鏡子里的自己妝容得體,美麗生動,可她一想起來自己打扮了兩個小時卻讓等待成了一場空就覺得諷刺無比。

  等語桐再打電話來說那女人竟然也參加了賽車還拿了第二名,甚至是得到了林少的青睞的時候,喬胥終于忍不住將鏡子也給劃花了,她故意和好友語桐示弱哭訴這個江瀾燈如何不守婦道,如何如何勾引了楚驛北,如何一步步的離間了她和阿北的感情。

  果然直脾氣的語桐一聽就和她同仇敵愾,說要幫她教訓江瀾燈。

  當時自己還在暗自得意這下子有江瀾燈的苦頭吃了,誰知道這個賤女人竟然順著桿子往上爬,在阿北家里住了一晚!

  她終于忍不住了,今天一大早就過來要自己看個究竟。

  她都將早飯給準備好了,這個賤女人才起來,誰知道她昨晚是如何勾引的阿北。一想到昨天晚上楚驛北有可能和江瀾燈發生了那種關系,喬胥的心里就忍不住冒起了酸泡泡。

  “瀾燈,快過來坐下,我早飯都準備好了呢。你看你是想喝牛奶還是想喝粥,我來幫你盛。”

  看著江瀾燈一臉的意外,喬胥心里好不得意——沒錯,她喬胥就是要先聲奪人,讓江瀾燈知道知道自己才是這個宅子未來的女主人!

  “我喝粥就行,麻煩幫我盛薄一點的粥。謝謝。”

  江瀾燈在心里暗自驚奇,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喬胥長進了不少啊!還知道不動聲色的擠兌人了。真是有意思,不過她就是不想讓喬胥心里舒坦呢,她想幫自己盛粥,那就盛去好了,剛好自己腳崴了不方便。

  喬胥看著江瀾燈這一臉云淡風輕的樣子就有些不悅了——這人不應該自己識相點兒識趣的離開嗎?還“我要薄一點兒的粥”——當她是保姆嗎?

  她越想就越覺得生氣,可阿北就坐在旁邊,她不能發脾氣,不然今天一早的好形象就全毀了。

  喬胥一擊不成又在給江瀾燈放下粥的同時說道:“昨天的事情我都聽語桐說了。瀾燈你可真了不起,竟然拿了第二名,還讓林少另眼相看了呢。”她邊說邊觀察楚驛北的臉色——一邊勾引阿北,一邊又勾引其他男人,我看還有沒有臉色繼續待下去!

  “是啊,我把他從第二名的位子上擠下去了他當然要見識見識我是何方神圣了。”江瀾燈看著喬胥的動作覺得有些好笑。

  自己又不是楚驛北的什么人,也沒打算當他的什么人,干嘛要顧及楚驛北的想法?也就是她喬胥老是拿自己當假想敵。不過既然她都可以出手干涉自己的工作了,自己要是不給她添點兒堵也太憋屈了,不是嗎?

  喬胥看著楚驛北面色如常而江瀾燈也是一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