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你再動手動腳,我就……

溫韻惱怒的抓著他的手臂,她就知道這男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不是什么好鳥。

“你再動手動腳,我就……”

“你就什么?”他靠近她,蜻蜓點水般碰了碰她小巧的耳垂,冰涼的觸感傳來,溫韻身子下意識的抖了抖,耳邊再次傳來他的聲音:“再說我們又不是沒睡過,你都包養我了,再來幾次……”

“停!”溫韻怒了,一手捂住他的嘴巴,咬牙切齒轉移話題:“你不是說要我做飯嗎?你還去不去超市了。”

說著,溫韻一把將手中的大束玫瑰花塞進他的懷里,惱怒的瞪了他一眼,頭也不回地大步朝門外走去。

那急切的腳步,無可厚非,絕對是傳說中的落荒而逃。

傍晚逛超市,正是人滿為患的時候。

溫韻站在貨架旁,專心的挑選著各式各樣的蔬菜。

陡然間,她的裙擺被一只小手輕輕的拽了拽,隨即耳邊傳來一道脆生生的童聲,“大姐姐,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溫韻循聲望去,只見一個三四歲的孩子,大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她,眼里掩飾不住的期待。

溫韻蹲下身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摸了摸小女孩柔軟的頭發,點點頭:“當然可以啊。”

聞言,那小女孩咯咯的笑了笑,抬手指了指她身后的貨架,口齒不清的說著,“我媽媽喜歡吃葡萄,可是我拿不到,姐姐,你能幫我拿一點嗎?”

小女孩的身高剛好和一層貨架持平,而那葡萄擺在二層,身高是硬傷。

溫韻又摸了摸小女孩的頭,站起身,“好,我現在給你挑。”

溫韻幫她挑好葡萄,遠處傳來父母親呼叫小女孩的聲音,小女孩回頭看了一眼,然后轉身朝她煞有介事的彎腰感謝。

溫韻也朝她做了一個鬼臉,笑呵呵的說著“再見”。

遠遠的看著小女孩一溜煙兒的跑到父母面前,獻寶似的把手中的葡萄遞給母親。

父母對視,把小女孩抱進懷里,分別親了親她光潔的額頭,咯咯咯的笑聲從遠處傳來,一家三口的畫面無比溫馨。

溫韻只是靜靜的注視著。

“你在看什么?”

不知道什么時候齊子宴已經站到了她的身后。他順著她的視線看去,除了偶爾路過的路人,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

溫韻回頭,看了齊子宴一眼,并沒回答,轉身沉默的低頭挑選蔬菜。

“怎么不說話?”齊子宴皺了皺眉頭,下意識伸手去牽她的手,卻被她避開。

溫韻轉頭看向他,語氣認真,“顧源,你想要一個家嗎?”

他沒說話,溫韻看了他一眼,語氣悲涼:“我很想要一個家,曾經并且為此頭破血流。”最后卻敗的一塌糊涂,遠走他國。

“什么意思?”齊子宴瞇了瞇眼睛,定定的望著她。

溫韻目光落在男子身上,漆黑的瞳孔里倒映著他的身影,仔仔細細的和腦海深處的男人作者對比,如果除去聲音,他幾乎和她的前夫一模一樣。

有時候看著她,讓她有種就是齊子宴站在她面前的想法,可是他的性子和聲音,又讓她在心中否定,他不是齊子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