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這是我的妻子,駱黛之

  他穿過人群,徑直的走到了駱黛之的身邊,伸手一把把軟綿無力的人撈進懷里,打橫抱起,鷹雋的眸子淡淡的掠過眾人:“你看她臉色蒼白,連自己的都站不起來,像是被人下.藥的人嗎?”

  記者們沉默了一瞬,林冀的面容陰沉,對著其中一個記者使了一個眼色。

  這時,忽然有一道弱弱的聲音響起:“指不定是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

  意思就是,駱黛之想要陷害林冀不成,反而自己誤喝了藥,最后讓自己處于尷尬的地位。

  江謹喻抱著女人危險的瞇了瞇眼眸,漆黑的眸子銳利地直接鎖在了那個隱匿于人群中的記者,嗓音低暗而又犀利:“我的老婆有那么蠢?”

  滿場寂靜,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說話,要知道江家一直都是一手遮天,作為手握半個亞洲經濟命脈的人,旗下的產業無數,更厲害的是,人人都知道,這個江家的人心狠手辣,殘暴嗜血,十分危險。

  果不其然,下一秒,江謹喻扯了扯唇角,殘酷一笑,黑眸凜冽的看著那個記者:“把這個人給我帶下去,消失。也好給某些人長個記性。”

  說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江謹喻深邃的黑眸對上了身側林冀那張偽裝的十分溫潤純良的俊臉,嘲諷的扯了一下唇角,卻是沒說什么,抱著駱黛之離開了。

  林冀被剛剛江謹喻看的心頭一跳,頓時覺得渾身發寒,剛剛這個男人是在給自己警告,若是自己再對駱黛之下手,只怕下場比那個記者還慘。

  酒店里面的記者三三兩兩的散去,只是想到這個女人居然能股傍上江謹喻,他頓時氣得一拳狠狠打在了桌子上。

  江謹喻帶著駱黛之離開了酒店,去了附近的醫院里面,醫生檢查了一下,注射一針,便漸漸的恢復過來。

  兩個人走出來,駱黛之看著身邊的男人,想到剛剛的那些畫面,心里也有一些隱約的害怕。

  其實自己于那些人,對于這個男人沒什么區別,要是說了讓他不高興的,也很有可能會是那樣的下場。

  一直坐到了汽車內,男人始終是面無表情,修長的手指覆蓋上車子的方向盤,駱黛之坐在一邊,目光沒有焦距的看著前方,渾身緊張。

  “不說些什么嗎?”男人低沉暗啞的聲音在車內響起,駱黛之一瞬間還以為自己幻聽了。

  頓了一下,她清澈的眸子看了一眼他,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疑惑:“你怎么在找到我的?”

  畢竟他之前就把請帖扔掉,根本就不回來參加婚禮,為什么會突然出現?

  “不是這一句。”他冷冷道,臉色黑沉的看不出表情。

  駱黛之疑惑的看著他,一時間有些一頭霧水,頓了頓試探著說道:“今天謝謝你。”

  一邊說,她一邊悄悄觀察著男人,可是男人目光依舊是一深沉凜冽,陰鷙挺立的五官絲毫沒有緩和。

  她有些悻悻然的看向了窗外,心里卻是倉皇錯亂的不知所措。

  “你參加婚禮,為什么不叫我陪你一起去?”空氣沉默了一瞬,男人冰冷的質問襲來。

  駱黛之微微一怔,頓時有些茫然的看著他:“為什么要叫你過去?”

  目光觸及到了他那閃著森森寒意的黑眸,她忽然間明白過來,抿了抿唇,有些嘲諷的看著他:“我們只是名義上的掛名夫妻,演演戲就好的事,沒必要那樣認真吧?”

  “你以為你今天演的很好嗎?”他寒著臉,嘲諷的聲音冰涼刺骨。

  駱舒沫視線重新轉向了窗外,抿了抿唇沉默了。

  “等會還有一場戲,如果再演不好,迎接你的就只有懲罰。”他說著,看著她瞇了瞇深邃的眼眸,唇角揚起了一抹危險冰冷的弧度。

  她怔怔的看了一眼他,心里涌上了一種莫名的膽寒。

  汽車開到了一棟富麗堂皇的大別墅,遠遠地就聽到一陣喧鬧聲,下了車,他帶著她到了走進了別墅,穿過漂亮的豪華游泳池,他帶著她到了換衣間換上了一身漂亮的禮服,走出來的時候,他伸手帶著她直接走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