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你在說誰

  “這是怎么回事?叫誰呢這是,陳懷中的兒子,看著怎么不像好人,兇巴巴的和小痞子似的,這是在喊他妹妹出來?”

  “好像是陳家的小女兒,你們不知道嗎?陳家有個小女兒,是陳懷中的私生女,在陳家生活好多年了,聽說是今年考的大學。”

  “這事兒我聽說過,也不知道陳懷中是怎么想的,什么人都往回家帶,小女兒的生母,是陪酒小姐,女兒帶回來也不怕得什么病。”

  “難怪,生出的女兒這樣,才十幾歲就帶男人回來,做這些見不得人的事兒,那種女人生出來的孩子,還不如不生,太不要臉了。”

  “陳懷中應該也是不太喜歡這個女兒,考上大學了,連她的升學宴都沒提過,當年他送大女兒去國外留學,宴請了有大半個月。”

  “原配生的,能跟小三生的,相提并論嗎。”

  ......

  這些圍過來看熱鬧的客人,在一旁低聲絮語,用自以為,只有對方可以聽到的聲音。

  殊不知,這些話零零碎碎的都被陳懷中聽了去。

  陳懷中面子上掛不住,幾次怒目而視,拽著陳少志的胳膊阻止陳少志別亂來。

  恨陳少志四六不懂,畢竟陳曼曼也是陳家人,要是只和他們家人說說,倒也罷了。

  他非要發蠢的搞出這么大動靜,現在好了,幾乎大家都知道他們家的丑事了,這讓他丟盡了人。

  兒子沒腦子也就算了,當媽的也沒什么腦子。

  陳少志和個小榴芒似的叫罵,祝秋楓還不攔,一個勁兒的,在那兒附和著添油加醋。

  要不是當年為了前程,陳懷中后悔,他壓根就不會娶暴發戶的女兒祝秋楓,這些年,盡做些丟人現眼的事,

  陳懷中總算是看清了,偌大的一個家,也就只有陳婉婷識大體懂事,無論是行事還是為人,都讓人放心。

  奈何只是個女兒身,自己的產業以后,不能落在她的手里。

  門外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語,各種難聽的話,都用在一個十幾歲女孩子身上。

  突發的狀況,讓陸亦琛修長的手指,一顆顆的系著襯衫扣子,面容陰沉的深吸了一口氣,眼神陰戾。

  “陸……”抽抽涕涕,坐在床邊一直很小聲哭泣的陳曼曼,哭的眼睛都有些腫了。

  “你在房間里等。”她還沒能和陸亦琛說一句完整的話,就被陸亦琛打斷。

  他漆黑的眸光略冷寒的,看著哭成淚人的陳曼曼。

  陸亦琛無法抑制心中的憤怒,像是一座危險即將爆發的火山。

  他剛要出去,卻被陳曼曼攔住。

  她用接近祈求的眼神,看著陸亦琛冷峻緊繃的側顏。

  她說,“我成年了,想要自己去解決,去面對一次。”

  陳曼曼一個人走出了房間,出來以后,動作很快她把臥室的門關上。

  果不其然,她一出來,成了眾終之失。

  這次她倒是開眼了,門口竟然站了這么多人,除了陳家人以外,其余的人倒是站的遠遠的,往這邊瞅。

  大部分都是女人,這些闊太太,就是喜歡看別人家的熱鬧。

  陳婉婷站在原地不動,心事重重地緊鎖著眉,眼神涼絲絲的看了陳曼曼一眼。

  陳少志沖了上來,他的情緒很高昂,就像是過去發現了反動派的兵一樣。

  他惡狠狠的質問陳曼曼,“怎么就你自己出來?陳曼曼,你就這么廉價,領個不敢露面的男人來我們陳家,做出那么不要臉的事,你讓爸的面子往哪里放。”

  陳曼曼淡定自若的面對陳少志的狂風暴雨,印象里,他說話的嗓門,從來就沒有小的時候,粗魯又擾人。

  祝秋楓咬牙泄憤道:“快讓你房間里的男人出來,你和她滾,別來我們陳家,我們家不歡迎。”

  緊接著,她又喊道:“里面的,馬上滾出來,敢做不敢當,你是個什么東西。”

  “小姑娘,女孩子最好的嫁妝,就是她的名聲,你這么做以后肯定會后悔的。”

  “看把你媽氣成什么樣子了,哎……真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