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他薄涼至極

蘇筱筱處境危險,又沒有認識的靠譜的醫生,更何況如果真的有韓謀成的手筆,今天她的反應可能已經引起了韓謀成的注意,韓家絕對少不了他的眼線,這瓶有問題的萬托林,韓謀成是絕對不會放任不管的!

與其在她手里,倒不如直接給何然,至少何然跟韓梓臣關系不錯,不至于置之不理。

蘇筱筱回到韓家,直接有傭人將她請到了祠堂,與其說請,倒不如說是逼迫!

韓家的祠堂在后園的一角,在這個新科技時代,韓家的祠堂依舊保留著最原始的燭火照明,有專人打理,不論晝夜,燈火通明。

剛一進去,蘇筱筱便打了一個哆嗦,這里的常年沒有人氣,有些陰冷,她剛看了眼地上的蒲團,傭人已經手腳麻利的拿走了,而后強硬的將她按在堅硬的青石板地上,順便對她變相的搜了身。

蘇筱筱被人這么對待,恥辱至極,不由惱道:“住手!放開我!我自己會來!”

她身后的兩個女傭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目露兇光:“少夫人,您今天拿走的那瓶藥呢?在您那里也沒用,還是給我們保管吧!”

蘇筱筱眨了眨眼,一臉疑惑:“藥?”

她認真思考了一瞬:“哦?你是說爺爺的急救藥啊?糟了,今天去的太匆忙,到了醫院又有好多記者圍著我,我……我也想不起來了……是混亂中弄丟了嗎?”

她的神情太過自然和真實,傭人一時間也有些拿不定主意,畢竟蘇筱筱好歹還有著韓太太的身份,她們也不好太過分,兩個傭人交換了一個眼神,而后先關上門離開了。

醫院辦公室。

韓梓臣倚在轉椅靠背上,疲憊的捏了捏眉心,而后看向一臉嚴肅的何然,聲音沙啞:“說吧,到底有什么事非要單獨說?”

何然掃視了一眼這間辦公室,確認沒有問題后才一臉凝重的從口袋里拿出那瓶萬托林放在桌子上,眼神復雜的看著他:“老爺子的萬托林急救噴霧是假的。”

韓梓臣神色一震,霍然起身:“你確定?”

“你還信不過我嗎?這藥我只打開看了一眼就知道是假的,這種事情我可不敢亂說。”

韓梓臣雙手撐在桌子上,微微傾身:“這藥?”

何然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解釋道:“是我過來時,正好碰到回去的蘇筱筱,她偷偷塞給我的,怕我不明白還暗示了許多。她倒是聰明,知道已經難置身事外,寧可相信我,也不愿當著你們韓家人的面拿出來,可見對你們韓家是有多害怕。”

他輕笑一聲:“話說回來,這次她可能還真是被利用了,不過,你們韓家內部也真是亂的厲害,已經有膽量將手伸到老爺子那兒了!”

韓梓臣只失態了一瞬間,又很快冷靜下來,坐了回去:“現在為蘇筱筱開脫恐怕為時過早,就算她真的是被人利用,那也是自己蠢!”

他將那瓶藥拿在手里緩緩收緊,眸中寒光迸射:“而在韓家,有能力有機會有動機在老宅換掉爺爺藥的人,也無非就是他們了!”

何然聞言嘆了一口氣:“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了有一天她會被卷進來,既然已經如此了,你倒不如和她開誠公布好好談談,夫妻同心,其利斷金嘛。”

韓梓臣眸子里的情緒翻涌了剎那又很快平息,冷哼一聲:“就她?也配?”

何然被噎了一下,隨即想到還在昏迷的韓老爺子,又擔憂道:“我去看一眼老爺子的情況。”

何然走后,韓梓臣靜坐良久,倏然冷冷一笑,將藥放在兜里起身離開。

……

韓家老宅。

“吱——”

聽到開門聲,蘇筱筱一個激靈想要從地上爬起來,卻因為跪了太久腿僵硬而朝地上跌去。

韓梓臣眼疾手快的將她撈在懷里,她身子一僵,卻也顧不得其他,下意識的抓緊他問道:“阿臣,爺爺他情況怎么樣,從急救室出來了嗎?醫生怎么說?”

似乎是這兩天在老宅和他演夫妻習慣了,她喊他“阿臣”順口且自然,韓梓臣深深看了她一眼,似乎在探究她話里的關心有幾分真假:“你不相信我?”

蘇筱筱疑惑著看著他:“什么?”

“你把急救藥給了何然,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