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軟飯男和金主

接下來的幾天,管裔每天晚上都會折騰封朵,封朵腿腳不方便,完全沒有反抗的余地。

連續幾天下來,她整個人都快要散架了。

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封亦錦找來了人給她做復健。

封朵出車禍的那年十八歲,距離現在已經有三年多的時間了,但是她一直沒有系統做過復健。

車禍之后,封朵的精神和心理都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前頭的兩年,封亦錦一直在找各種各樣的心理醫生給她治療。

經過藥物干預和心理疏導之后,封朵的狀態稍微恢復了一些,但是跟以前是沒法兒比的。

封亦錦早就想找人給她做復健,她一直都不肯。

直到上一周,才松了口。

其實,封朵的腿是有可能康復的,只要系統訓練,不至于一輩子坐輪椅。

**

封朵的進步還算快,一個多月的時間,她已經可以扶著輔助物走路了。

誰都沒有想到,她竟然會有這么大的進步。

因為這件事兒,管裔專門去問了復健醫生。

復健醫生說:“封小姐的腿其實并不算嚴重,她這么多年沒能站起來,更多的是心理原因,她打心里抗拒這件事兒,大腦給身體下達了這樣的命令,所以才會這樣。”

“至于是什么心里原因,姑爺您作為丈夫,應該比我更清楚。其實,她的情況真的不嚴重,如果她愿意配合治療,態度積極,不出半年,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樣。”

心理原因?

管裔仔細品了品這話,他還真不知道,封朵有什么心理原因。

關于她過去的那場車禍,他也沒有太多的了解,只是偶爾聽人提起過。

封亦錦那邊,從來都沒跟他說過。

送走復健醫生之后,管裔轉身去了廚房。

廚房里,阿蘭正在準備晚餐。

看到管裔進來,阿蘭忙叫了一聲:“姑爺。”

管裔在家里的傭人面前一向是嚴肅、一本正經的,阿蘭和小麗都有些怕他。

管裔淡淡地“嗯”了一聲,然后開口問阿蘭:“你家小姐當年的車禍,你知道多少?”

阿蘭原本在盛飯,聽到管裔問這個問題之后,阿蘭的手都跟著抖了一下。

管裔清楚地看到了她的動作。

他略微蹙眉:“不方便說?”

阿蘭往外看了一眼,壓低了聲音:“這件事情……封總和封小姐都不準提起。”

“和我也不能提?”管裔問。

阿蘭猶豫了一下,然后對管裔說:“姑爺,我可以說,但是……你千萬別跟封總和小姐說是我說的。”

管裔:“嗯,說。”

阿蘭停下來手里的動作,說:“小姐是高考那年出的車禍,當時是和太太一起出去逛街的,出車禍的時候,太太用身體護住了小姐,小姐活下來了,但是太太因為這場車禍去世了。”

“這件事情之后,小姐有大概半年的時間沒有開口說過話,后來封總找了好幾個心理醫生給她看病,她才好過來一些……不過,性格跟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說到這里,阿蘭嘆了一口氣,“小姐之前很活潑的,經常跟我們一起玩兒,現在……哎!”

活潑?

管裔試著想了一下,發現自己完全想象不出封朵活潑起來是什么樣子。

管裔很長時間沒回話,阿蘭說:“晚飯好了,我去叫小姐吃飯了,姑爺,剛才的話……”

“放心。”管裔已經猜到了阿蘭要說什么。

他打斷了阿蘭的話,“你擺盤吧,我去扶朵朵下來。”

“好的,姑爺。”阿蘭點頭應承了下來。

………

管裔上樓的時候,正好看到封朵扶著書柜走路。

她這樣子,就像是蹣跚學步的嬰兒。

她手里似乎拿著什么東西,看到他之后,她的神色有些慌張,直接把東西塞到了旁邊的抽屜里。

管裔倒是沒注意這個。

他走到了她面前,抬起手來扶住她一邊的胳膊,“下樓吃飯了。”

“嗯。”封朵的臉有些紅。

管裔扶著封朵走了一步,看到她走路之后,管裔低笑了一聲,湊到了她耳邊。

“以后是不是不能叫小殘廢了?嗯?”

問完這個問題,他又在她耳廓上輕吻了一下。

封朵往后縮了縮脖子,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