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小雨回來了,是不是

“因為你話多,閉嘴。”管裔狠狠瞪了徐子沛一眼。

徐子沛今年剛二十四,還在讀研,是他們幾個里頭年齡最小的那個,說話也是口無遮攔的。

不過,他并沒有什么壞心眼兒。

“老二,你該不會真的對封朵動心了吧?”鄒閔桉仔細觀察了一下管裔的表情。

之前,他們幾個人一塊兒喝酒的時候,也經常會調侃封朵。

男人之間,總是免不了這樣的玩笑。

更何況,管裔根本不喜歡封朵。

之前他們調侃的時候,管裔也沒這樣生氣過。

這次……明顯不太一樣了。

不過,如果他喜歡上封朵的話,事情就好辦多了。

總體來看,封朵是最適合他的人。

封家可以給他想要的一切,如果他愛上封朵,后面的事情會進行得更加順利。

面對鄒閔桉的問題,管裔難得地沉默了。

愛?

他愛封朵?

怎么可能。

她床上的樣子,他倒是挺喜歡的——

想到那些旖旎的畫面,管裔的喉嚨不可避免地有些燥熱。

他抬起手來,輕輕地捏了捏眉心的位置。

阮淮西也觀察了一下他的表情,直接說出了判斷:“老二,你對封朵動心了。”

“我去洗手間。”管裔抬起手來拽了一把領帶。

丟下這句話之后,他起身,走出了包廂。

………

管裔站在走廊里冷靜了幾分鐘。

正欲回去時,一抬眼,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目光沉下來,加快步伐追了上去。

距離實在是太遠,他追上去時,人已經進了電梯,電梯的門兒也關上了。

管裔站在電梯口,抬起手來揉了揉太陽穴。

……他是出現幻覺了嗎?

剛剛那道身影,和記憶中的那個人實在是太像。

管裔站在原地停了一會兒,然后轉身往包廂的方向走去。

他剛停在包廂門口,就聽到了里頭的對話。

鄒閔桉說:“這事兒暫時不要跟老二說了。”

“現在不說,他遲早會知道的,”阮淮西顯然和鄒閔桉不是一個立場,“他這么多年一直都沒放下小雨,當初他跟小雨分開,就是被管家人害的,要不是他們背地里搞那些事兒,老二和小雨早就結婚了,哪里還會——”

“但現在他結婚了。”鄒閔桉說,“現在整個F市的媒體都盯著他看,他隨便做點兒什么就是頭條,他在封家是什么處境你不清楚嗎?這件事情還是不要讓他知道得好,我看他現在和封朵感情也不錯,小雨終歸不是他最好的選擇,既然分開了,就沒必要回頭。”

“但是她現在回來了。”阮淮西提醒鄒閔桉:“F市就這么大,大家都在一個圈子里,遲早要見到。”

管裔站在門口,一只手捏著門把。

聽到阮淮西說出“她現在回來了”幾個字之后,管裔猛地擰下了門把,推門而入。

鄒閔桉正準備開口反駁阮淮西的時候,門被推開了。

管裔這么一出現,他們三個人皆是一愣。

管裔徑自走到阮淮西面前,垂眸看著他:“你剛才說什么?”

鄒閔桉摁住管裔的肩膀,“沒什么,你聽錯了。”

“大哥,我要聽實話。”管裔冷冷地看著鄒閔桉,“小雨回來了,是不是。”

鄒閔桉:“……”

“我問你是不是!”管裔提高了聲音。

他的眼底布滿了紅血絲,額頭上的血管都凸了出來。

阮淮西看到管裔這樣子,也不等鄒閔桉那邊反應,直接回答了他的問題:“是,小雨回來了,那天我跟大哥碰見了她,不過還沒仔細聊過。”

“……什么時候的事兒?”管裔追問。

“就兩周前,沒多久。”阮淮西回憶了一下,“那個時候她應該剛回國。”

管裔沒再接話,轉身就要往外走。鄒閔桉拉住了他:“你去哪里?”

管裔:“我去找她。”

“你瘋了!”鄒閔桉提高了聲音,“老二,你冷靜一點兒,你現在去找她做什么?你能跟她和好?萬一被拍到了,到時候怎么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