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該不會是喜歡上封朵了吧

五分鐘后,陳均帶著管銘來到了管裔的辦公室內。

人帶上來之后,陳均就退下了。

管裔從椅子上站起來,走到沙發前,對管銘說:“管總,坐?!?/p>

說這話時,他臉上帶著笑意,十分和善。

管銘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管裔替他倒了一杯咖啡。

將咖啡放到茶幾上之后,管裔才一起坐下來。

而后,他看向管銘:“管總找我有事?”

“管裔,合作的事情你再考慮一下?!惫茔懻f,“滿亞很需要這個項目,爸一直都有做地產的念頭?!?/p>

“管總,在商言商?!惫芤嵛⑿α艘幌?,“我現在是匯中的人,以匯中的能力來說,要開發新樓盤,根本不需要與人合作,這種增加成本、減少利潤的事兒,怎么可能呢?”

“管總還是找別的公司合作吧?!?/p>

管裔的話說得很客氣,但是拒絕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管銘聽完管裔的話之后,沉默了幾秒鐘。

然后,他看向管裔,輕嘆了一聲,問道:“你還在因為當年的事情記恨整個管家,對吧?”

“管總,言重了,都是過去的事情,我早就忘記了?!?/p>

管裔笑得從容,他說:“我只是單純地在商言商而已,你應該也知道,匯中并不是我說了算。就算我同意,這個項目也是要經過封總審核的,而封總不會同意這種模式的合作。所以,滿亞還是找別的公司比較好?!?/p>

管銘自顧自地說著:“爺爺和爸當年那么做,也是出于無奈,小雨她——”

“我說了,和那件事情無關?!惫芤岽驍嗔斯茔懙脑?,“管總,工作時間我們還是不要談私事兒了?!?/p>

管銘沉默了兩三分鐘都沒說話。

“如果我是以大哥的身份跟你提這件事兒呢?”沉默過后,管銘這樣問管裔。

管裔微笑了一下,“我算不上管家人,你懂的?!?/p>

管銘知道管裔這是鐵了心不打算松口合作了,再說下去也沒意義,于是,閑聊了幾句,之后就走了。

**

管銘走后,管裔走到辦公桌前,從里頭的抽屜里拿了煙和打火機出來。

他將煙叼在嘴里,點燃,用力吸了一口。

那些痛苦的記憶侵入腦海,他倚著辦公桌站著,自嘲地勾起了嘴角。

呵,如今和他談起“家”了。

………

晚上下班后,管裔沒有回家,開車去了PUB。

他進入包廂的時候,鄒閔桉、阮淮西、徐子沛三個人都在。

這三個人都是初中時候就跟管裔認識了,一直相處了這么多年,關系比親兄弟還親。

管裔進來的時候臉色不太好,等他坐下來之后,鄒閔桉往他身邊靠了一下,“今兒心情不好?”

管裔沒說話,拿起茶幾上的酒瓶就開始喝酒了。

鄒閔桉和阮淮西還有徐子沛三個人對視著,交換了一下眼神。

昨天管博中八十大壽,管裔帶著封朵回去了,這事兒他們都聽說了。

管裔和封朵結婚半年多,帶著她出席公開場合的次數并不多。

但是,每次一出席,就會被媒體一通冷嘲熱諷。

他們都知道管裔骨子里是驕傲的人,肯定受不了這個。

管裔喝完了一杯酒,然后看向了他們三個人,勾唇笑了笑:“喝啊,愣著干什么?”

“你丫心情不好就直說?!毙熳优嬲f,“我給你找個姑娘過來泄泄火?”

“泄你個頭,你忘了上次你找那個小明星過來陪酒是什么后果了?”阮淮西抄起手來在徐子沛后腦勺上打了一下。

“管銘今天找我了?!惫芤岱畔戮票?,漫不經心地開口,“管家看中了封家手里的資本,想和匯中合作開樓盤?!?/p>

“瘋了吧?”鄒閔桉聽得瞠目結舌,“匯中還需要跟人合作?他這不擺明了是要吸你的血嗎?想通過你從你老丈人手里拿好處——”

“嗯?!惫芤犭S意應了一句。

“你沒答應吧?”鄒閔桉的表情嚴肅了起來,“這種事兒你可別管,惹自己一身騷?!?/p>

“當然不會答應?!惫芤崧柫寺柤绨?,“我也沒那么大權力?!?/p>

“說起來這個……”阮淮西瞇起眼睛看向管裔:“你老丈人是什么個想法?表面放權給你,私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