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心疼我就直說

管沐蕎的聲音有點兒高,她的話,封朵聽得一清二楚。

管銘穿著一身西裝站在管沐蕎身邊,他臉上的表情倒是算得上溫和,聽到管沐蕎這么說,管銘抬起手來拍了拍她的腦袋。

他說:“今天爺爺過生日,免生氣?!?/p>

“我就是看不慣他那副樣子?!惫茔迨w不屑,“就是一個倒插門的,有什么可拽的?!?/p>

管沐蕎說完之后,一扭頭,正好對上了封朵的眼睛。

封朵跟他們兩個人的距離大概也就一米左右,管沐蕎看過來之后,封朵也看向了她。

她的眼神涼涼的,看不出什么情緒。

管沐蕎看向封朵:“你干嘛這么看我,難道我說錯了嗎?”

封朵:“沒說錯?!彼穆曇粢琅f很冷。

管沐蕎之前沒跟封朵說過話,也沒了解過封朵的性格。

她本來以為,封朵是個柔弱的小白花,沒想到,性子竟然這么冷。

不止管沐蕎,管銘也沒想到封朵是這樣的性格。

管銘盯著封朵看了一會兒,然后走上前對她說:“小妹年齡小,口無遮攔,弟妹不要介意?!?/p>

“她說得沒錯?!狈舛漕D了一下,然后冷冷地說:“不過希望你們記住一句話,打狗也要看主人,他是我的丈夫?!?/p>

………

管裔剛剛走近,就聽到了封朵的這句話。

被封朵說成“狗”,他不但沒有生氣,還笑了。

管裔走到封朵身后,從后面摟住了她的脖子。

對面,管銘和管沐蕎還在。

被管裔這么一摟,封朵的臉有些紅,耳廓也是紅撲撲的。

管銘看到他們夫妻二人“親熱”的樣子,低咳了一聲。

他看向管裔,開口道:“小妹不懂事兒,她說的話不要放在心上?!?/p>

管裔笑了笑,沒有回復。

管銘也沒等他回復,直接拉著管沐蕎走了。

“你放開我吧?!钡人麄冸x開之后,封朵才開口和管裔說話。

管裔沒有像之前一樣調戲她,聽到她的聲音之后,就松開了她,在她身邊坐了下來。

坐下來之后,管裔凝著她的眼睛,非常認真地對她說了三個字:“謝謝你?!?/p>

他實在是太反常了,封朵聽得身體僵硬了一下。

她是真的適應不了這樣的管裔……

“沒什么?!狈舛鋼u了搖頭,說:“罵你也是對我不尊重?!?/p>

“口是心非的小樣兒?!惫芤嵩谒樕夏罅艘话?,“心疼我就直說?!?/p>

封朵臉又紅了一下,抬起手拍開他的手,“沒有,你想多了?!?/p>

管裔低笑了一聲,沒接話。

**

管博中的壽宴開始之后,有一道程序,是管家所有人一起上臺致辭敬酒。

晚輩里,管銘、管胤、管成瀟還有管沐蕎全部都上去了。

唯獨管裔,仍然坐在臺下。

封朵有些好奇,扭頭看向了他。

管裔朝她笑了一下,“怎么了?”

封朵動了動嘴唇,“你不上去?”

管裔:“我上去做什么?”

封朵:“……”

管裔抬起手來在她臉上捏了一下,“你老公我是私生子,上不了臺面的?!?/p>

他說這話的時候,臉上明明帶著笑容,封朵卻聽出了幾分自嘲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