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路沉安回來了

封朵早就知道管裔不要臉。

她本來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但是,管裔每次都能刷新她的下限。

“不要臉?!狈舛湟е懒R他。

管裔呵呵一笑,絲毫不介意被她這樣罵。

他抱著封朵,將她放到了床上。

回到床上之后,封朵對管裔說:“把衣服拿給我?!?/p>

她從洗完澡到現在,還沒穿衣服。

管裔看著她臉蛋兒紅撲撲的樣子,惡趣味又起來了。

他湊到了封朵面前,笑得痞里痞氣的,“你先親我一口?!?/p>

“……”封朵一臉厭惡地看著他。

她已經有些生氣了,睫毛都在發顫。

管裔“嘖”了一聲,“朵朵,你再這樣看我,我可是會傷心的?!?/p>

封朵已經被管裔弄得徹底沒耐心了,她冷冷地看著他:“你拿不拿?”

管裔瞧著她這樣子,喉嚨一熱。

每次看到封朵被氣得發抖的樣子時,他都會有抑制不住的沖動。

管裔捏住她的下巴,湊近,在她嘴巴上親了一口,親完之后,他回味似的舔了舔嘴唇,“真軟?!?/p>

封朵:“……去死?!?/p>

管裔低笑了一聲,轉身去給她拿衣服。

**

第二天是周日,封朵沒課,管裔也不上班。

吃過早飯之后,封朵坐在客廳里練琴。

管裔不是第一次看她練琴了。

封朵是管弦樂器演奏專業的,主攻大提琴。

別說,這樂器還真適合她,坐在凳子上就可以。

封朵的衣服基本上都是白色,她頭發又很黑,手里抱著大提琴,有種頹廢的美感。

上午的時候,姜淼過來了。

封朵出事兒之后基本上就沒什么社交了,關系好一點兒的朋友,一只手數得過來。

姜淼算得上是聯系得最頻繁的一個。

姜淼進來之后,小麗和阿蘭兩個人齊刷刷地喊:“姜小姐,上午好?!?/p>

姜淼擺擺手,“都跟你們說了別這么客氣,別管我別管我?!?/p>

和她們兩個人說完話,姜淼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管裔。

管裔看到姜淼之后,露出了笑容,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和她打招呼:“姜小姐好,好久不見?!?/p>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姜淼雖然不喜歡管裔,但是他態度這么好,姜淼也只能勉強跟他打個招呼。

之后,就去找封朵了。

姜淼走到封朵面前,“朵朵,上樓到你房間吧,我有事兒跟你說?!?/p>

封朵點了點頭,然后看向小麗:“推我上樓吧?!?/p>

小麗點點頭,然后推著封朵進了電梯。

將封朵送回到房間之后,小麗就走了。

姜淼拉了書桌邊兒上的椅子坐到了封朵旁邊,欲言又止。

封朵看她這樣子,便問:“怎么了淼淼?”

“我昨天晚上偶然碰到李峰了,他說……”

說到這里,姜淼停頓了一下,觀察了一下封朵的表情,才把接下來的話說出來。

“路沉安下個月要回來了?!?/p>

聽到姜淼這么說,封朵的手驀地攥成了拳頭,指甲死死地摳著掌心。

姜淼蹲下來,捏住封朵的手,“朵朵,到時候你們見一面吧,有些話你應該跟他說清楚?!?/p>

“淼淼,沒意義了?!狈舛浯瓜骂^,聲音有些顫抖,“我們不可能了?!?/p>

“你不試一試怎么知道不可能?再說了,你的腿又不是好不了,封叔不是一直在幫你聯系醫生嗎?你好好做復健?!?/p>

姜淼勸封朵,“朵朵,你不能這樣自我放棄?!?/p>

封朵垂下頭,好長時間都沒有說話。

自我放棄嗎?

她確實……自我放棄太久了。

“我已經跟李峰說了,路沉安回來就給我消息,到時候我安排你們見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