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嫁誰都無所謂的

封朵也知道姜淼不喜歡管裔,加之姜淼這個人說話比較直接,再說幾句難免鬧不愉快。

于是,封朵看向管裔,對他說:“你去忙你的吧?!?/p>

這種場合免不了要應酬的,她不擅長,這活兒肯定得他來干了。

“那你乖乖在這里坐著?!闭f到這里,管裔又掃到了對面的鏡頭。

他收回視線,低頭在封朵臉上親了一口,“有什么事情隨時給我打電話?!?/p>

封朵:“哦?!?/p>

她回應得很冷淡。

管裔看著她這樣子,勾了勾嘴唇。

心想著,她還是在被他欺負到炸毛的時候比較可愛。

親完封朵以后,管裔就走了。

管裔一走,姜淼立馬露出了嫌棄的表情,一點兒都不帶掩飾的。

“可真夠裝的,世界欠他一座奧斯卡?!?/p>

姜淼這個人愛憎分明,對待不喜歡的人,口下是絕對不會留情的。

相比起姜淼,封朵的反應就淡定多了。

姜淼瞧見封朵這樣子,忍不住拍了一下她,“我說朵朵,你每天看他演戲不覺得惡心嗎?”

封朵勾了勾嘴唇,說了四個字:“習慣就好?!?/p>

自打跟管裔認識的那天起,封朵就清楚地知道,他這么做,都是為了錢。

“哎呀,真不知道封叔叔是怎么想的,這樣的人渣哪里配得上你,他竟然還敢背著你在外面搞三捻四的,太囂張了,你趕緊把他休了!”

“噗嗤——”封朵被姜淼逗笑了。

她有一段時間沒這么笑過了。

其實封朵笑起來的時候很好看,她的眼睛像月亮,彎彎的,閃著光。

看到她這么笑,姜淼就想起來高中那會兒。

那時候封朵還沒出事兒,當時她經常這么笑。

這么回憶著,姜淼突然想到了自己前幾天聽到的八卦消息。

“對了,朵朵?!苯悼粗舛涞难劬?,說:“我那天碰上了小美,她說在賓大做交換生的時候碰上路沉安了……”

路沉安。

聽到這個名字之后,封朵猛地抓住了輪椅的把手,用力到指關節都在泛白。

姜淼垂眸看了一眼她的手。

她就知道,封朵一直都忘不了那個人。

“我去給小美打電話要他的聯系方式?!闭f著,姜淼掏出了手機。

“不用?!狈舛浠剡^神來打斷她,“沒必要了?!?/p>

“為什么沒必要?”姜淼說,“你從初三就喜歡他了,這么多年,難道不應該讓他知道嗎?”

“我配不上他?!?/p>

封朵這句話說得聲音極低,但是姜淼是聽到了的。

看到封朵這樣子,姜淼心疼得不行。

“別貶低自己,誰說你配不上他的?我們朵朵配得上任何人?!?/p>

聽到姜淼這么說,封朵扯了扯嘴角。

她很清楚,這話是安慰。

出事兒之后,很多人都這么安慰過她。

這樣的話,她幾乎免疫了。

雖然別人都告訴她沒關系,但是她很清楚地知道,沒有誰會喜歡一個可能整個后半生都站不起來的殘廢。

“淼淼,以后別提他了?!?/p>

沉默了幾秒鐘后,封朵終于開了口。

姜淼知道路沉安這個名字是她的痛,也就不提了。

“行,不提就不提,就算不是他,別人也可以??!真不知道你為什么那么想不開,嫁給那個軟飯男。除了臉和身材,他還有什么?”

封朵:“……”

軟飯男?

這個稱呼好像不錯。

封朵勾了勾嘴唇,拿出手機,從通訊錄里找到了管裔的名字。

然后,將他號碼的備注做了修改——軟飯男。

這個過程都被姜淼看去了。

姜淼被封朵逗得大笑,笑過之后,又恢復了認真。

“朵朵,其實你也挺瞧不起他的吧?既然這樣,為什么還跟他結婚?”

這一點,姜淼一直很好奇。

封朵攥緊了手機,扯了一下嘴角,“嫁誰都無所謂的?!?/p>

她的聲音再次放低。姜淼當即就聽出了封朵的話外音——

既然沒辦法嫁給路沉安,那嫁給誰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