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你被開除了

  “所以現在不就是活該了嗎?以為大了肚子就能嫁入豪門,結果啊,生了個不帶把的,三年來都沒進過傅家莊園的大門,白白守了三年的活寡!傅總說的德不配位,就是在諷刺她沒資格坐在傅太太的位置。”

  “對對對,說不定生下來的根本不是傅總的種,所以才不被傅家承認,你知道的,豪門大院,總不會說明白這種事情,畢竟不是誰都像那個女人那樣不要臉的,活寡?我未必,不然的話怎么會爬的那么快,大家都是那樣工作馬,她卻憑什么坐到總經理的位置,多半就是睡出來的!”

  “這個特優員工獎,也肯定是有內幕的!”

  到了后面,就屬于人身攻擊了,這種話季南初自然是沒辦法聽了,只是她剛要重新推門的時候,就有一只大手提前幫她推開門,還托起了她的手臂。

  季南初本能的一驚,縮開身子,一抬頭就看到了一臉溫潤的顧景琛。

  只是,她看得出,顧景琛儒雅的氣質中,夾著慍怒。

  “傅氏集團最基本的職工規定,友好同事,團結協作,共同進步,不挑事,不口舌,現在是十點鐘,屬于正常的上班時間,你們消極怠工,犯了一條,口舌生事,中傷同事,犯了第二條,按照規定,你們現在被開除了。”

  顧景琛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然后慢條斯理的下了開除的命令。

  正是聊得開心的李婷和曉雯,臉上的笑容還沒有收起,就聽到了顧景琛冰冷無情的開除消息。

  雖然如此,但是顧景琛一貫都是很少發怒的,兩人只以為顧景琛是嚇一下自己,暗暗的剜了一眼季南初,嬌滴滴的走到顧景琛面前。

  軟著聲音哀求:“顧總,我們再也不敢了,你就原諒我們一次吧。”

  “是啊顧總,我們錯了。”

  李婷的話說完,曉雯又跟著道歉,但是顯然態度并沒有多少真心。

  顧景琛像是沒有聽到兩人的話,當即就拿出手機,在曉雯和李婷以為顧景琛已經不提這件事的時候,就聽到他對著手機開口。

  “財政部嗎?結清李婷和張曉雯被開除了,幫我立即結清她們的工資。”原來,顧景琛已經懶得廢話,直接打電話去給財政部,李婷和張曉雯根本不需要去財政部就被開除了。

  “財政部會轉賬你們這個月的工資,你們現在就可以收拾收拾走了。”顧景琛掛上電話,毫不留情的交代完,就扶著受傷的季南初往自己的辦公室走。

  這下,李婷和張曉雯終于慌了,辭職可是和被開除不一樣的,不說以后根本找不到比傅氏好的公司,就說被傅氏這樣的集團開除,之后的公司,肯定都會對她們保留懷疑。

  在業界,她們算是被貼上標簽的!

  光一想到這個,兩人就瑟瑟發抖,沖著顧景琛低頭哀求:“顧總,你給我們一次機會,不要開除,可以給我降職懲罰,求求你不要開除我們吧!”

  “可惜,你們已經錯過了這樣的機會。”顧景琛并沒有留情,繞開兩人離開直走辦公室。

  因為臨時有事的傅時漠,提前的離開傅氏,在來到傅氏一樓大堂的時候,就聽到有兩個女人哭哭啼啼的聲音。

  “嗚嗚,顧總怎么能夠這樣對我們,為了一個季南初,我們不就是說了幾句別人不敢說的話嗎?他們一直曖昧,現在看來都是真的,不然作為傅氏未來女婿的顧總,為什么非要幫著季南初呢!”

  說話的正是被直接開除了的李婷和張曉雯。

  兩人此時又難受又氣憤的,一說起被開除的事情,就憤憤不平了:“可不是,平日里就眉來眼去的,年會的時候,顧總的第一支舞就是和季南初一起跳的,連自己的女朋友傅小姐都沒等呢!以往出席什么聚會,兩個人必然就是一起走的,明明一個住東邊一個住西邊根本不順路的,要是沒關系,不見顧總來送送我們!”

  曉雯面目猙獰的說的,“議論幾句怎么了,她被取消特優員工自然就是有問題的,還不給人說,憑什么啊,這擺明就是濫用職權公報私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