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幽火酋長便宣布,葉楚正式成為他們部落的祭祀,并且將代替他們部落參加即將到來的煉丹大賽,所有人看著都是一副不敢相信的神色。

“酋長和那些長老都搞錯了吧,讓一個毛頭小子代替我們出戰,那豈不是要將我們部落的基業拱手想讓。”有部落的子民說道。

“誰知道哪里冒出來一個騙子,竟然將我們酋長和長老都給蒙騙了,如果他要是敢輸了比賽,我們絕地不會放過他。”有人目光狠厲的看著葉楚道。

人群中古斯通聽著眾人的話氣得也想出手打人,如果不是他們親眼所見葉楚的實力恐怕他們會和這些人一個想法,更何況他們部落現在已經是無路可退,難不成讓他們這些人出戰不成?要是他們真有本事的話就不會在這里說風涼話了。

以葉楚的修為自然能將這些人的議論聽個清楚,整個幽火部落在他的眼中不過是冢中枯骨,又何必為了一群死人生氣,等比賽之后他拿報酬走人這些人的死活與他有什么關系。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這天葉楚跟著幽火部落的讓你來到雙方約定的地點,只見冥淵部落的人早就在哪里等著了。所有人拱衛著一個四旬左右的胖子,他便是冥淵部落的酋長了。

冥淵酋長見到幽火部落的人出現便從座位上站起來,那龐大的身體行動起來簡直就像一座移動的肉山,讓人很有種壓迫感。

“幽火酋長多日不見,本座還以為你們幽火部落要收拾東西走人了,沒想到你們還真有骨氣。”冥淵酋長一邊走一邊大聲地說道。

“有勞冥淵酋長牽掛,我們幽火部落雖然不是鼎鼎大名,但也不會被人嚇得不占而退。”面對冥淵酋長的嘲諷幽火酋長自然不客氣。

冥淵酋長聽后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哈哈一笑道:“幽火酋長的氣魄我喜歡,那么我們接下來就開始比賽吧。不過我好想聽說你們你們部落的大祭司被人重傷了,難道還有其他人出戰嗎?”

幽火部落的人聽到冥淵酋長的話氣得想要打人,這件事不就是你們冥淵部落做的,現在卻又當眾挑釁在他們的傷口上撒鹽欺人太甚。

幽火酋長微微一下道:“冥淵酋長多慮了,我們部落的大祭司雖然不能出戰,不過破船還有三百釘呢,我們幽火部落傳承多年這點底蘊還是能拿出手的。”

冥淵酋長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便說道:“那就好,如果你們幽火部落要是不戰而敗,那反倒是沒有意思了。”

冥淵酋長說完便轉身離開,在他轉身的瞬間臉色頓時便陰沉下來了,他為了吞噬幽火部落已經謀劃了好久,本以為能夠輕松贏得今天比賽的勝利,沒想到幽火部落竟然還有底牌,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